创业前辈|罗永浩,字玉龙

云摄影拍的快拍的好

昨晚的老罗,让我更坚信「这还不是一个理想主义的世界」,对,根本不是,或许永远都不会是。但这不重要,当看到他实现自己吹的牛的时候,电脑前的我还是眼睛一热,心想「看把他给得瑟的」。

前言

今年是第三年,发布会后写老罗。

2014年发布T1,我在现场,坐在左小祖咒前面,第一次看现场,感情充沛,文笔细腻,甚至还逐帧截图,对比了乔布斯与老罗的演讲,矫情的让人害羞。喏,就是这篇:《老罗,他曾经是中国离乔布斯最近的演讲者》

2015年发布T2,老罗和手机都不算惊喜,惊喜的是朱萧木的表现,激动写下 《锤子科技的「朱罗记」》,那晚一发到微博,被阿朱第一个点赞。

2016年10月18日,老罗在上海发布新款手机M系列。我在出差的酒店看完直播,现在仅从Keynote 演讲的角度,简单说这么几点。

你行你上

写到老罗,常伴随着大量吐槽,排除那些无脑黑,在罗粉群体里面,也有不少「阴阳怪气」吐槽的人,我算一个。所以在此之前要客观的说一句:

在这个国家,常有那么一小撮人,见不得别人好。看到别人一出问题,好像自己的人类排名自动上升一位。但这个世界,终究是留给那些愿意学习和进步的人,成功只是早晚的事情。出丑和面子,这些都是见识不够与能力不够的局限观念。

所以在尽情地吐槽老罗和锤子的时候,还是要反复问问自己,我上我行吗?

从演讲的角度,这也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:你的听众人数等级是多少?能给10个人讲,100个人,1,000个人,还是10,000个人,甚至是100,000人……反复尝试,找到自己最能掌控的人数等级,和对应的技巧。

流水帐

这是老罗自从做了手机,为手机开发布会逐渐出现的情况。总有些内容不得不讲,但一讲感觉就像在说「这一页你们结束了自己看,我这里先过了」,本来凭着老罗的风格加上一些细腻的处理,能够减少一些无聊感,但今年这样的情况比较严重,让人想要快进的时刻更多。

早早进入正题

真机
发布会一开场,没过多久就出了真机,估计也是被泄漏的差不多了,在这一块儿也就没什么好铺垫的了,索性赶紧讲完。

说到Home 键的设计,老罗的一个态度值得思考:

不是我要学苹果,而是只能像苹果。「做的不一样是为了更好,不是为了不一样」是吧?

即使把这个当作你以后抄袭、模仿、致敬前辈的一个官方回复,也不为过。我是认真的,这真是我见到的最棒的回复了,而且三观特别正。

但网上也在说关于苹果专利、魅族专利的事情(注1),不知道后续的处理,不管怎么说,商业世界没有同情弱者的义务。

或许是累了

老罗在快讲到电池的时候,竟然把一条胳膊撑在展示台上,可能真是累了。

看到前老罗英语的66老师,在微博上这样说:

老罗的嗓音特质做演讲是非常费力的,用录音的话说叫做「不易入麦」——音质单薄需要扯着嗓子说话才能达到很好的响度效果……非常理解这样讲话带来的体能消耗,以及随之而来的注意力涣散,如果再加上大舞台的聚光灯炙烤带来的心烦意乱,能不啰嗦都很难……说实话,两小时扛下来基本以及是成年男子的生理极限了……

大型演讲如果体力不支注意力涣散,为了不表现出来以至于冷场,只能凭本能用大量的琐碎语言去维持演讲的流畅度,所以预先准备好的精炼表达就被稀释了。他总是停下来叹气或者说「我有点激动了」,基本就是由于说话说累了。

老罗,不要全面模仿乔布斯,这个特别不好,要活出自己的风格,比如把吹过的牛逼都实现了再走也不迟。

差一点高潮的电池

大电池

等真讲到电池的时候,老罗确实有点兴奋了,出现上面这张幻灯片的时候,还适时地开了一个玩笑

比彩排的时候又大了一点,是谁干的?

大家特别喜欢看老罗「猫捉老鼠」式的表演,玩笑性地纠察同事的小毛病。紧接着几个对比过后,大家那时候就按耐不住特别想鼓掌。老罗又经典地「急眼」了一顿:

别鼓掌,鼓掌着什么急?

大家都知道老罗的套路,他越是这么傲骄大家的期待就越高,情绪越是高涨。老罗接着讲,结果就来个这:

快感电池

充电的时候会电池的显示图案会动,恕我直言,这个功能有什么特别的快感?现在电池充电不都有一个动画?而且有些动的还特别快,快感 = 快的感觉,铺垫了那么好结果没能接住,前戏做足最后萎了,说实话快感不够,从现场的反应也能感受到。

一个没人搭理的荤段子

在讲电池的时候,老罗还讲了一个荤段子:

晚上插起来有快感……

结果下面并没有买账或是没听懂?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理由放进来,不高级,很360,很周鸿祎。

阿朱来了

千呼万唤始出来,一只阿朱登上台。我带着去年极佳的印象,对今年报以超高的期待,结果一上来就划水发言!

一开始还是一段大家没什么反应的开场,调侃自己的照片,反应平平,对于演讲者自己来说作为放松,也没毛病。但接下来的,「你着什么急啊」?

赶着去投胎

老罗赶,我理解是为了让朱萧木来讲重点;结果朱萧木也赶,我们理解下面还有重点,于是猜想是不是罗子雄上来讲VR,但是听到上次子雄讲的,还是属于概念普及阶段,没什么好在这个场子拿出来讲的,想着这些的时候,阿朱已经讲了大半,还真没啥让人印象深刻的,远不如去年让我看得泪眼汪汪。

更细腻的处理

介绍HandShaker 的时候,讲到「要推出Windows 版」,那一页幻灯片出来早了,再倒回去也没有找补,还硬着头皮往下讲。可以考虑在大家鼓掌的时候,调侃一句:

你们都看到了还假装在鼓掌,说明你们还是把我当外人,给面子,这里你们安静,什么也不做,我也不会难过,毕竟我演讲的时候,你们这么安静不是第一次了。

后继无人

在锤子科技的发布会上谁来接棒老罗?阿朱的风格接近与老罗,幽默的调侃,更娴熟的相声技巧。但跟台下坐着的罗粉们节奏不那么配,毕竟大家年纪相近,谁能被一个同龄人当着这么多同龄人的面挑逗的热血澎湃,更何况都还是中国人。他们起哄和兴奋不是因为老罗说了什么,而是因为这是老罗说的,叹一口气也够躁起来了。

反观如果新产品——下一代的计算平台由子雄来讲,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严肃模式,而又夹杂着自己的幽默调侃在其中,几个包袱也很响,非常期待。

后继无人是胡说八道,新人会开创一个属于新人的时代,发布会的演讲只会越来越好。

演讲和演讲用的PPT 制作在国内一直是割裂的,帮人做PPT 成了一个职业,是不是还要有一个帮人演讲的职业呢?

而PPT 制作水平又都处于发展中国家的不自信状态——参见高校、政府、咨询公司,当然现在逐渐被一些网红带的风格是「花里胡哨谁技巧高」的状态——恨不得用PPT 造出一辆汽车。期待未来,一批讲的好做的也好又有内容的Keynoter,开启一个新的时代。

上半部分总结

虽然是流水帐,一个劲儿地赶时间,却因为跟着稿子走,讲的特别顺畅和精炼,但不可避免地没有兴奋点,几度想要快进直播。

「罗」嗦账

莫名其妙的交接棒

下一个产品经理

  • 下一个人半天没上来

    • 之前的脑洞: 该子雄上了,结果子雄吓尿了或者是网传的脱秋裤了,这个就是典型的等着看笑话的幼稚心态
    • 之后的脑洞: 老罗人呢?小便去了?这背后的故事确实让人好奇

反正,这一块儿如果顺畅,那股气场的衔接会非常好。不管大家猜到是老罗还是没猜到,只要那一句:

没错,我就是那个产品经理。

一切就都对了。

  • Keynote 切错了

或许是台上的问题,让后台的Keynote 也切换错误了,这个实在不该,基本上按照流程走,除非老罗台下临时改变计划,然后又在台上临时改了回来,老罗像是忽然想到漏掉什么,难道后台操作的同事也忘了漏掉什么了?还是因为老罗一下子站的位置,做了预判?总之这个问题,不该发生,很不专业,是一个跟着流程走完全可以解决的问题,应对方法只有跟着台上的人的指挥,尽快调到一个频道。

老罗还是老罗

即使在这样的混乱情况下,老罗依然用他的老套路「再来一次」,很好地跟台下进行了互动,让直播前的观众乐呵了一下,「掐什么掐?」大家就为了看这个来的。躁起来吧!

唯一的一次热泪盈眶

老罗花了很多功夫铺垫接下来的科大讯飞语音输入法,细节设置非常好,指向性的话筒,你要知道,中国手机技术水平的提升可能不是老罗决定的,但是老罗发布会水平的进步直接关系到中国发布会水平的提升。

热泪盈眶在哪儿呢?就是他吹牛说97% 的准确率,然后先说了一小段话,不错。

接着他又开始唠叨了一大段话,当文字精准地显示到屏幕上的时候,就像看一个被怀疑了好久的少年终于证明了自己没说谎,你们看,是不是这样!全场欢呼口哨,一定跟我是一个感觉!

三角兽的错

这个问题,对三角兽公司确实打击很大,但作为观众,我发誓,我是在朱萧木纠正之后才记住你们的名字的。所以,放心,结果是好的。

至于有人说还要怪许岑,这TM 就是扯淡,请许岑来是来监督这些的?照我说,直接开除商务合作或者整理文案的就好了。

老罗90 度的鞠躬道歉,说实话,这是应该做但多数人做不好的地方,我也在跟一些同事讲说可以鞠躬鞠的真诚一点,别蜻蜓点水,你在台上蜻蜓点水,台下就是毛毛雨,做了等于没做。永远记得「台上120% 的表现,台下才能感受到80%,做多点,不为过」。

对口相声

对口相声

这幅画面真是有趣,朱萧木还想自己抖包袱,想玩「龙嫂梗」,被老罗给噎了回去,自己还不罢休,第二次还弱弱地补上一个。

包袱还得老罗那儿响,调侃苹果靠老罗最后的奉劝响了,……靠老罗……响了,阿朱自己在最后的那段「一共要多少步通过锤子手机发送」,说了一大段,没出效果,挺尴尬的,要是能排一排,真是个相声奇才!声音好,形象也骚,偏偏就是不好好写本子,不多多跟同行切磋!

举世无双的One Step

在微博上看到@道明的寺 讲了这么一个故事:

张小龙

一贯的偏执与较真

不是坚持是偏执,不是认真是较真。

21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。

同病相怜

看到GQ 的一篇文章《罗永浩:既然必须穿越地狱,那就走下去》,采访了不少人,写的扎实,全是一手资料,好看极了,尤其吸引我的是老罗患的一种病——ADHD (注意力缺失症)。

这是由脑结构异常所致的一种病,准确地说,是一种先天气质。具备这种气质的人通常具备显著的正向特征,比如聪明、有创造力、有韧性,负向特征也很明显,情绪不稳定、冲动、缺乏组织性等。

而我一直将这些负面的情绪理解为:

  • 能力不够无法解决眼前的问题造成对自己气愤,甚至影响他人
  • 对于困难的畏惧导致频繁更换兴趣领域
  • 冲动就是幼稚

现在发现,除了自我安慰,还得记得吃药。

喜欢一个偶像的好处,就是一个44岁的模板在前,20多岁的年轻人赶紧改进吧,自我反省,最终活出自己的风格,这应该就是进化。

罗玉龙

老罗这次不止一次地自称罗玉龙,估计也是开心了,最后跟大家分享自己录的高德地图录音,不在开车的时候听确实没那么搞笑,但是想想他在播放前说的那句:

下面,由罗玉龙给你们带来的语音

唉,伤感。

又不是没下回了

这是高德地图录音的最后一句,明明不认识,还一副老朋友的口气。

参考内容

  • 66老师的微博
  • 刊登于《GQ Report》,作者季天琴
------ EOF ------
David Fnck wechat

⬇⬇~ 挖 矿 打 赏 系 统 ~⬇⬇

启动线程数当前算力(Hashs/秒)您已贡献(Hash单位:个)

点击 Coin Hive 挖矿教程 学习如何配置博客打赏!

欢迎留下您的评论